上一篇 : 陈更:工科博士的诗词生活
下一篇 :蒙曼:“武亦姝不是天才是人才”

《榆树下的欲望》登陆大剧院 史可:舞台有演员的本真

史可主演的话剧《榆树下的欲望》将于2月16日登陆国家大剧院将。在经历了上海和其他多个城市巡演后,史可的表演已是驾轻就熟了,可她还是每日到北京剧目排练中心进行长时间的排练。“艺术创作”是史可挂在嘴边的四个字。在如今这个时代,已经没有多少演员再主动提起这四个字了。因为这四个字,史可常年活跃在舞台上;也是因为这四个字,她与影视圈有着一种“疏离感”。这位年轻时代大红大紫的实力派女演员,在一个过分娱乐化的时代里,默默坚持着她所珍视的一名演员的本真。

角色

一切都是欲望的驱使

77文创中心北京剧目排练中心二楼的排练厅里,史可捧着个保温杯,笑盈盈和导演演员们坐在一起。在排练的时候,她时常停下表演,和导演沈亮探讨如何更深刻地塑造人物。“我在戏剧学院学了四年,我总是想,我们是戏剧人,应该为戏剧做事情。《榆树下的欲望》这种经典剧目需要非常真诚的演员。我希望把这个戏尽量做到‘非常好’,不然真的辜负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学习,辜负了老师对我们的教育。”

艾碧这个角色让她等了30年。“在学校里我们觉得这个戏很狗血,剧情起伏这么大,人物性格表现这么丰富。她的生活或真不是一般的生活,是特别戏剧性的生活。可是到了我们现在的年纪,会明白我们身边的事情比戏剧里面还要戏剧,她的所作所为也更容易理解了。当我们把她的生活经历和欲念揣摩透了的时候会发现,她所有的行为都是很自然地做的。她嫁给岁数那么大的老头,一个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的老头,她是心怀欲望的;她要占有他的农庄。可是年轻健壮的年轻男人她也想有,看上去一切都是欲望的驱使。我在排练的时候慢慢发现,艾碧表面上是为了对年轻伊本的爱不顾一切,可她也不完全是为了爱,她也有自己的小私念,她还是想留住这个男人,跟他重归于好。她每走一步都在打算盘,都在为自己算计。她这个人永远是活在欲求当中。经典的确需要我们不断地去演,这样才能让找到它很多的层面,你会发现经典剧目有挖掘不尽的空间和可能性。”

舞台

让我感到纯粹的快乐

近些年,史可接连出演了《收信快乐》《如梦之梦》《银锭桥》等剧目。每年排一部话剧是史可的工作计划。“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来创作优秀的戏剧。现在年轻人很活跃,而阅历会让我们对作品有更多的认识,所以我一定要坚持下来。”

除却对戏剧的责任感,戏剧让史可感到了纯粹的快乐。“我在话剧舞台上更有优势,很多人觉着我在舞台上比在镜头前要好,舞台让人看到了我的光彩。”史可在赖声川执导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里曾出演老年顾香兰,她坐在轮椅上讲述,把控着演出的节奏,在不动声色中传递出饱满的人物情感。在史可因照顾孩子而告别“如梦”后,接替她出演老年顾香兰的是卢燕。

今年春节假期尚未结束,史可已回到了排练厅中。那一天排练结束后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史可走出排练厅,看见街道上只有一家小小的花店开着门。她说自己在空气里闻到了八十年代的气息,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在中戏上学的岁月。她走进花店,为自己买了四支百合花。她闻着车里淡淡的花香,欣喜异常。“我在话剧排练场里仿佛回到了当初的状态,在影视剧组里那些不愉快的事情,不会让我找到艺术创作的状态的。”

影视

未碰到真适合的角色

采访中,史可提起好几次“艺术创作”,她直言不讳地说,自己在影视上可能尚未碰到真正能适合她的角色。多年过后,观众提起史可,首先想到的还是她在电视剧《过把瘾》中的精彩表现。

正是因为常常把“艺术创作”挂在嘴边,史可与影视圈有着一种疏离感,这也是近年来她影视作品不多的原因之一。她每年在排演话剧之外,只演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,以她的表演实力而论,这样的作品量实在是太少。“目前的影视是小鲜肉小鲜花和神话剧的天下。”史可说,“现在的电影越来越娱乐,我选片子,希望选择有社会深度的片子,可我选择的体裁是最不合时宜的,太难找到这样的题材了。”

史可不爱抛头露面,“除非为我演过的影视作品宣传,不然我不太会出席其他的活动。”史可说自己也不太喜欢“混圈子”。“这个圈子里,你一个圈子里,我一个圈子,我最近演的戏,都是这样,都是导演的太太或者制片人的女朋友来演。对于我这样的演员,你不演戏观众会把你忘掉,可你要是演戏呢,剧组肯定不会以你的诉求为主,就是这么一个情况。”

她是这样一位时常把“艺术创作”挂嘴边的演员,也在影视圈磨炼了心态。

“现在一个小孩儿,二十六七岁就带着两三个助理,你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。演戏时候不好好儿练台词,声音那么刺耳,只会对着镜头做各种表演。之前我会抱怨这样的表演,可是我们扭转不了这种大趋势,现在我的心都已经被磨得很厚了,也能让接受这种现象了。所以到话剧舞台上我会感觉很纯粹,演员的真功夫还是在舞台上才能展现出来。”

表演

让我保持旺盛精力

史可说自己这么多年能在表演事业上坚持下来靠的就是心态好。她在中戏的女性同学里,能让坚持下来的人不多,除了她和巩俐等四人外,其他女同学都相夫教子去了。

“这些年我有一些小遗憾,因为还有那么多好角色没有演,时间就刷刷过去了,有些表演上的愿望没能实现。同学也说我,你还在演话剧啊,多累啊。我也可以在家做太太,可我就是喜欢表演,只有表演能让保持住青春,保持住我的旺盛精力。我若是离开摄影机一年哪怕只是八九个月,我就感觉我在老。表演是我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,我还得坚持下去。”史可笑称,她的同学们要给颁个“劳模”奖。

初心

舞台就是一个殿堂

史可爱家庭,她这些年作品少,也是因为曾陪着孩子到空气更好的新加坡生活。为了多陪伴孩子,她没能和《如梦之梦》续约,因为该剧要在每年圣诞档期进行演出,而史可则要在同一时间陪伴放假的孩子。她担心,现在不陪伴孩子,等他们长大了,不再需要家长陪伴了会留下遗憾。一个实力派女演员,在经历过大红大紫之后,在一个她无法完全适应的艺术环境中,在家庭与事业之间,默默坚持着自己的初心。

当被问起史可对中戏生活的记忆,她说:“我们在学校的时候,在教室里,在舞台上,看到的就是一个殿堂,没有其他世俗的观念来控制你。唯有在话剧排练场里,我会找到演员最本真的东西。”